乌白马角生

话低俗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世界之巅。
我要高清图qwq

I like for you to be still.

天呐,我撒这腰线。简直是不给活路。斗牛舞硬是看出了一股武生的韵味(*/∇\*)

【孙撒AU】偷得浮生半日闲 上

##RPS甜

##AU 打工大学生孙杨x律师撒贝宁


撒贝宁是一名光荣的律师,摸爬滚打十几余载,凭着一巧舌、一利嘴,在律师界也算有所成。

但这不重要。

官司打了不知多少,终于攒了个大长假,包袱一扔,轻松度假。

所谓偷得浮生半日闲。此时撒贝宁正坐在某尼姓好友经营的某奶茶店的小角落里,位置靠着窗,他窝在沙发椅里,砸吧几口店长亲自做的奶茶,舒服地眯着眼。

要说这位好友,是个实实在在的新疆人,新疆人跑来都市做奶茶,据说全是儿时梦想作的祟。却没想到这奶茶店是生意兴隆,倒不是尼格买提同学个人魅力有多大,全靠他找的一手好帮手。大到虽是大叔却魅力不减当年的沙溢,小到台湾小生偶像剧派的阮经天,还有…………

撒贝宁睁了睁眼,朝着柜台的方向看去。

从职员更衣室走出来的,正努力系着围裙的大个子,就是尼格买提新招来的员工,名叫孙杨。

尼格买提曾和撒贝宁吹嘘过,这孙杨是他在游泳馆里认识的,见他在水中流畅的像条鱼,上了岸后更是惊为天人,上前一询问,好小子!身高足足有一米九八!待到更衣室,孙杨将头发擦干,杂乱的毛自成一幅软萌的样子,尼格买提不管三七二十一,就将人招揽到奶茶店里来了,成为了“牛郎团”的一员。

撒贝宁回忆起好友那副挖到宝似的得瑟样子,心里嗤笑一番,表面不动声色,端起面前喝空了的奶茶杯子,慢慢悠悠蹭到柜台前。

还没等他挑个高脚椅坐下,孙杨便大步走了过来,再顺手不过接过撒贝宁的空杯子,不顾店长亏本的风险倒上满满一杯奶茶,放到撒贝宁面前,眼神亮晶晶的:

“哎,撒老师,您今天也在啊!”

 

 

要说孙杨和撒贝宁是怎么熟认的,便是撒贝宁不小心为之。

自从休假后,撒贝宁就三天两头泡在这奶茶店里,闲得无事,奶茶店又还算清净,又可以蹭好友的免费奶茶,何乐而不为?

那日大概是孙杨头一回来奶茶店打工,第一次进店门就撞上了门口挂着的风铃,叮里咚咙好一阵吵闹,引地沉浸于书中的撒贝宁也抬了抬头,目瞪口呆的看着孙同学揉着脑袋冲着店长打招呼。心想着,要是那大个子截一点腿给他自己,岂不是两相圆满?

不一会儿,这厢尼格买提就带着孙杨来到撒贝宁跟前,拍了拍孙杨的…腰,然后自顾自的坐下,

“诶撒老师啊,我和你介绍介绍,这是我新招来的员工,叫孙杨。”

又转身抬头对孙杨说

“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撒老师,啊,自己打招呼吧。”

说着干脆起身,拉着大个子坐下,离开前还给了撒贝宁个挤眉弄眼的颜艺。

这…………?

撒贝宁一头雾水,合上书,抬眼一看,面前叫孙杨的小伙子正低着头,咧着嘴笑,一副害羞又乐呵的表情。得,看来自己老少通吃啊!撒贝宁也不禁一乐,随后收了收笑容,好整以暇开始查户口,心道,还是得成年人主动一些。

“你叫孙杨啊?哪个杨?”

“啊……?杨柳的杨。”

“喔,那挺好的名字,杨柳嘛,郁郁青青,多有朝气,多有活力啊。”

“诶,其实撒老师,这俩字就是我爸妈姓凑一块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那,看你小伙子挺年轻,大学生吧?”

“嗯,撒老师,我今年研一。”

“哦?看不出来挺好学啊,读什么专业的?”

“体育教育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诶,撒老师,我可以这么叫你么?”

“……你这不都叫上了么,刚刚忘了说,我姓撒名贝宁。”

“哦,刚刚店长和我说过。”

……

撒贝宁再次默默无语,心想这诡异的尴尬,倒是对不起自己这张名嘴了。他心里小人正懊恼地起劲,对面孙杨突然开口,

“我一直在和店长说,窗边这位特别有气质,我特想认识,没想到店长就把我拉来了!”

这一股相亲的即视感……

撒贝宁摇了摇头,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容。谁能拒绝主动靠近的朝气青年?更何况长得不错,更何况他撒某人半弯不直。

之后两人互加了微信。

再之后撒贝宁来奶茶店的理由又多了一项——勾搭汉子。

 

 

“撒老师?撒老师?”

撒贝宁这才从往事中回过神,柜台前的少年已经唤了好几声,他忙喝了口奶茶掩饰掩饰,面对孙杨一脸疑惑的表情,总不能回答道他在回忆勾搭的进度吧。

这倒也是撒贝宁回忆往昔的原因之一。

要说这孙杨乍一眼看起来天真好懂,相处下来却又让人似懂非懂。撒贝宁本以为两人都是抱着互相勾搭的心思来的,该是一拍即合,可这孙杨却像是若即若离一般,简直该让撒贝宁怀疑是不是小直男对他单纯的崇拜了。就比如,

“孙杨啊,今天打工结束要不要去酒吧一起喝一杯?”

“不了吧,撒老师,我才大学生,明天还有课呢。”

这边孙杨挠了挠脑袋,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,却又在撒贝宁正暗自哀声叹气时语不惊人死不休,

“要不撒老师,周末有空么?我们一起去游泳吧!我常去的游泳馆,环境很好的。”

撒贝宁倒吸一口凉气,心想倒底是年轻人会玩,这去酒吧的老套方法,怎么比得上游泳这个主意?这一下,是无论约会还是约炮都满足的节奏啊。

撒某人乐滋滋的想着,欣然应约。

 

 

为了游泳这项大事,撒贝宁特地去买了条新泳裤,到了周末,梳妆打扮一番,像个头一次约会的小青年一样赴约。

待到游泳馆,意外的冷冷清清,没什么人气。刚走进去,面前一个偌大的游泳池,池中正水浪翻滚。

撒贝宁还未仔细一看,那浪花就近了,然后浪里白条猛地出水,带起的水花溅了撒贝宁一脸。孙杨在泳池里站定,朝着正在抹脸的撒贝宁又掬了一些水洒过去,衣服裤子上这下全是斑斑驳驳的水印子。

“你……!”

“撒老师,你来太慢了!泳裤带了么?”

撒贝宁心想自己倒真是好脾气,再低头一看,顿时什么脾气都没了。

水中的青年,白花花的腹肌简直闪瞎人眼,让人不禁再往下看,却被那花花绿绿的泳裤弄得啼笑皆非。

“你是小孩子么?“

撒贝宁哭笑不得

“小孩子才穿这颜色的泳裤吧?“

别说,还是三角的。

“撒老师那您的泳裤是多成熟?“

撒贝宁难得听到孙杨这种焉坏焉坏的语气,下一秒便觉得下身一凉,一双又大又白的手正抓着自己的裤子往下拽,

“诶,哎你别!!“

急忙伸手保住自己摇摇欲坠的内裤

“你当谁都是穿着泳裤来的么??更衣室呢更衣室?“

撒某人气急败坏。

 

等他一身清爽披着快浴巾出来,刚站在泳池旁不到五秒,便又被水下的熊孩子猛地拉下泳池,呛了一口漂白粉的味道。

“撒老师…您换衣服好慢啊“

撒贝宁这次倒是来不及腹诽。

他刚下水,身子还是冷的,而孙杨早已活动开了。此时青年为了帮自己保持平衡,一双大手正在水下扶着他的腰。手掌温热,却有有那么一丝不可忽视的力道,撒贝宁打了个寒战,被扶着的腰部感到一层细细密密的战栗。隐约还能感觉到一丝湿气……?

他忙抬手,将孙杨推开了些,终于在池底站稳。失去了腰部的温暖,又让他一阵寒战。

孙杨这一被推开,倒是一下子懵了不少,低下头定定地看着撒贝宁,眼神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,还有一些从未见过的霸道。

这青年进了水里,倒是像变了个人。仿佛水池倒成了他的天下,一副谁也奈何不了他的气势。

“得,我只会蛙泳,还有狗刨,你说怎么玩吧?“

孙杨听到这一声,眼神好像瞬间恢复了正常。他向撒贝宁的方向跨了一步,一大步,白花花的腹肌简直要贴上撒贝宁的脸,然后他搭上撒贝宁的肩膀,微微使劲将又呆愣住的某人转了个身,亲昵地将下巴放在撒贝宁头顶,仿佛要将撒贝宁整个圈在怀里,开口却是一副无辜的语气。

“那我教撒老师自由泳吧!可比蛙泳快多了,比狗刨也是!“

 

 

之后撒贝宁便真的认真学习起自由泳来。

他被孙杨托着腹部,听着指令动作着。双手轮流划水,侧过头来换气…

腹部的手时轻时重地用着力,仿佛绝对不会让撒贝宁沉下去似的,宽大而安心。撒贝宁正游得迷迷糊糊地,下一秒,腹部的力气突然消失,他措不及防,一下子往下沉,大惊失色。

再下一秒,他今天第二次被同一个人捞了起来。更甚,撒贝宁被孙杨扛在肩上,挣扎着被孙杨一步一步带到岸边,被托着坐上冰冷的瓷砖边缘,再被披上孙杨不知从哪里捞来的,边缘被浸湿的浴巾。

撒贝宁低下头,孙杨正站在泳池里望着他,这个姿势让坐着的撒贝宁比孙杨微微高了那么一些,新奇却又让人心动的高度。

他看着孙杨摘下泳镜,脱下泳帽,再伸手帮自己拢了拢浴巾。撒贝宁默默不语,也定定地看着孙杨。

眼前少年带着一股湿气,连眼睛都是湿漉漉的,好似一汪深情。

“撒老师,我……“

“我喜欢你。“


TBC


下一章,有……咳。

【孙撒】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

##孙撒

##一发完清水向

##RPS就是要甜啊


       撒贝宁与孙杨相识于2012年。彼时二十出头的少年还不识爱恨,刘海耷拉着,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往后几年两人生活皆是天翻地覆,单纯少年一步步认识到社会的阴暗面,自己咬牙支撑,旁人看着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与撒贝宁的联系倒是没有断,孙杨空闲时,便想方设法地约撒贝宁一同喝咖啡,起初少年还假装一脸镇定不愿泄露心事,却是敌不过撒某人一张名嘴,三下五除二便缴械投降,一股脑儿将忧愁苦恼倾泻而出,撒贝宁也是乐的做一回树洞,顺便给那单纯少年灌几碗鸡汤。可未曾想这树洞一做便是长期,孙杨眼中对他的依赖也日益渐增。

       就这么一年后,孙杨便向撒贝宁告了白,少年刚从低谷中恢复,拿了崭新而滚烫的金牌,眼神闪亮亮地向撒贝宁邀功,啰啰嗦嗦一大堆比赛感想后便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撒老师,我觉得我可以了,和我在一起吧!”

      这哪儿和哪儿?

      撒贝宁半天没缓过神,却见孙杨随满脸笑意眼中却有着坚定。待人处事严谨的他便不由得严肃起来,看着孙杨随着他表情的变化嘴角瞬间耷拉下来,不禁无奈长叹。

  “你可想清楚没?这可不像你游泳那么简单,你是喜欢我还是依赖?”

      彼时少年的确不识爱恨,撒贝宁提的问题也不算突兀,而他自己确是知其滋味,对孙杨的感情在细水长流中随着心疼一起滋生,如藤蔓般缠缠绕绕,意识到时觉得来的突然,细细一想却只能无奈苦笑,甘愿认栽。撒贝宁是实实在在的成年人,懂得更多也想的更多,对于这样一份异于世俗的感情,他选择隐忍,压着不提,却未曾想那少年也动了同样的心思,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   扔下那问后,撒贝宁便离开了,他看着孙杨低着脑袋,挤在对于他来说有些小的椅子里,眼前的咖啡早已没了热气,少年仿佛一只被人抛弃的大型犬,没注意到撒贝宁的一步三回头,兀自思考着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之后便是整整一周都没了联系,只是撒贝宁四处打听听到了教练夸孙杨训练越发努力一事,便只能摇摇头,将心中一点苦涩与想要联系孙杨的冲动一同摇去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一周过后的第一天,孙杨仿佛重启成功了一般,再次在微信上骚扰着撒贝宁。语气自然不过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,却在互道晚安时郑重其事得发来一句语音:
    “撒老师,我是真喜欢您。您不喜欢我也行,但还是向以前一样陪着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撒贝宁哭笑不得,心想着果然是二十少年,还搞这种“你不爱我就我来爱你”的狗血戏码。幸好,即使少年经历了不少苦难,本性依旧是清的,想那泳池中的水一般,水汪汪的单纯。

       撒贝宁难得做缩头乌龟,心里便想着既然孙杨甘愿如此,自己也不是忍不住,便维持现状罢,只有他一人知道这两情相悦的事实,也能由他来控制相处时的分寸。

       这样拖拖拉拉又是一些日子,两人微信聊天不断,孙杨却再也没有提过见面。少年也许是愧于自己的这份邪念,又或许是在与什么怄气吧。

       直至撒贝宁某天没有收到孙杨的消息,那天是少年的比赛,本应期待着他戴着奖牌的照片和求表扬的语音。便上网一搜,“兴奋剂”“违规”五字映入眼帘,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  撒贝宁这才感觉到了慌,他急着打电话给孙杨,一边订着机票,竟头一次如此冲动的,连夜朝着那住在他心头的少年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告白后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孙杨的寝室。他强硬地打开门,闯入整整两天沉寂于黑暗的孙杨的房间,拉开窗帘,看着缩在床角,眼眶泛红的少年,满腔话语又化为一声长叹,撒贝宁单膝跪在床上,俯下身在少年额上落下一吻,伴着另一声叹,将蜷着的少年半环着拥入怀。半饷才听到身旁传来压抑的哭声,仿佛绝望的幼兽倾诉着自己的不甘。

      清醒后相对是第二天早晨,哭得心累的孙杨和连夜赶来的撒贝宁皆是疲惫,哭完闹完也是一同睡去。清晨撒贝宁睁开眼时,孙杨已是衣装整齐坐在床边,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。

   “撒老师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撒贝宁半撑起身子,抬头与孙杨对视,却是说着不相干的话,

   “孙杨,你之前说的,喜欢我那事,还算数么?”

      孙杨瞬间瞪大了眼睛,显然是没反应过来,身子微微向前倾,还泛着红的眼里倒映的全是撒贝宁。

    “……当然是……!”

   “那就好,在一起吧。”

   “啊……啊?……”

     看着眼前少年呆愣的样子,倒是真符合了那个孙萌萌的爱称。

     撒贝宁干脆坐起身,这个姿势刚好能揉到孙杨那一头杂毛。

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  下一秒便被扑上来的少年整个压回床里,大个子的少年死死勒着他,头不住的在他脖颈边蹭动着,好似搂着个大型玩偶。

   “撒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 孙杨终于抬起头,嘴唇颤动着,依旧是一脸不可置信。

   “我,我可以亲你么?”

      撒贝宁被这直白弄的老脸一红,到此时终是扭捏了一些,孙杨便低下头,少年的朝气带着满溢而出的感情,对着撒贝宁一口啃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  再之后撒贝宁便陪着孙杨度过了那段低谷,少年有了新晋恋人的支撑,状态比以往更快的恢复了。撒贝宁这时才放心的离开,他看着阳光下在泳池里如龙一般翻滚腾跃的少年,无论是手臂的力量还是肌肤的触感对他而言已经不再是陌生,他望着少年的方向,半眯着眼,竟是露出了一个如少年一般咧嘴笑的朝气勃勃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拖着行李向前走,背后传来一阵水声,再是熟悉的声音的大喊,“撒老师!等我训练完回去再请你喝咖啡!!”

      等到撒贝宁终于被孙杨吃干抹净,扶着老腰感叹年轻真好,再后来电视台请他参加某综艺,甚至有一期请来了他的少年孙杨。

      其实孙杨曾经问过撒贝宁,既然他一直不说喜欢,为什么他出事时却说了呢?孙杨一脸坚定的表示

  “我不要您的可怜!”

    撒贝宁啼笑皆非,扑上去被少年接了个满怀

  “这才是真爱懂不懂?你当时那副样子,真爱能不心疼,能不冲动么?”

     然后搂着孙杨脖子摇晃着脑袋,摆出一副法制节目主持人的嘴脸,说着这才是成年人的成熟思想啊,萌萌你那么年轻怎么懂我的深沉?

     之后成年人便被少年以绝对的身高体型优势抱上床,压在身下,身体力行证明了,在体力方面,年轻的某人的的确确完胜。

     撒贝宁终于被孙杨吃干抹净,扶着老腰感叹年轻真好。 

     再之后孙某人被请上了综艺,前天晚上还被撒贝宁调侃不会追人的他,如今狠狠把撒某人扔进水里。

     虽晚上躲不过一阵卖萌求原谅,但之后能换来春宵一夜也是值了。



     不由得会心一笑,彼时少年不识爱恨,而却识尽愁滋味,却遇一生最心动,也是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