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白马角生

话低俗

【孙撒】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

##孙撒

##一发完清水向

##RPS就是要甜啊


       撒贝宁与孙杨相识于2012年。彼时二十出头的少年还不识爱恨,刘海耷拉着,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往后几年两人生活皆是天翻地覆,单纯少年一步步认识到社会的阴暗面,自己咬牙支撑,旁人看着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与撒贝宁的联系倒是没有断,孙杨空闲时,便想方设法地约撒贝宁一同喝咖啡,起初少年还假装一脸镇定不愿泄露心事,却是敌不过撒某人一张名嘴,三下五除二便缴械投降,一股脑儿将忧愁苦恼倾泻而出,撒贝宁也是乐的做一回树洞,顺便给那单纯少年灌几碗鸡汤。可未曾想这树洞一做便是长期,孙杨眼中对他的依赖也日益渐增。

       就这么一年后,孙杨便向撒贝宁告了白,少年刚从低谷中恢复,拿了崭新而滚烫的金牌,眼神闪亮亮地向撒贝宁邀功,啰啰嗦嗦一大堆比赛感想后便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撒老师,我觉得我可以了,和我在一起吧!”

      这哪儿和哪儿?

      撒贝宁半天没缓过神,却见孙杨随满脸笑意眼中却有着坚定。待人处事严谨的他便不由得严肃起来,看着孙杨随着他表情的变化嘴角瞬间耷拉下来,不禁无奈长叹。

  “你可想清楚没?这可不像你游泳那么简单,你是喜欢我还是依赖?”

      彼时少年的确不识爱恨,撒贝宁提的问题也不算突兀,而他自己确是知其滋味,对孙杨的感情在细水长流中随着心疼一起滋生,如藤蔓般缠缠绕绕,意识到时觉得来的突然,细细一想却只能无奈苦笑,甘愿认栽。撒贝宁是实实在在的成年人,懂得更多也想的更多,对于这样一份异于世俗的感情,他选择隐忍,压着不提,却未曾想那少年也动了同样的心思,不得不感叹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   扔下那问后,撒贝宁便离开了,他看着孙杨低着脑袋,挤在对于他来说有些小的椅子里,眼前的咖啡早已没了热气,少年仿佛一只被人抛弃的大型犬,没注意到撒贝宁的一步三回头,兀自思考着人生。

       之后便是整整一周都没了联系,只是撒贝宁四处打听听到了教练夸孙杨训练越发努力一事,便只能摇摇头,将心中一点苦涩与想要联系孙杨的冲动一同摇去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一周过后的第一天,孙杨仿佛重启成功了一般,再次在微信上骚扰着撒贝宁。语气自然不过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,却在互道晚安时郑重其事得发来一句语音:
    “撒老师,我是真喜欢您。您不喜欢我也行,但还是向以前一样陪着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撒贝宁哭笑不得,心想着果然是二十少年,还搞这种“你不爱我就我来爱你”的狗血戏码。幸好,即使少年经历了不少苦难,本性依旧是清的,想那泳池中的水一般,水汪汪的单纯。

       撒贝宁难得做缩头乌龟,心里便想着既然孙杨甘愿如此,自己也不是忍不住,便维持现状罢,只有他一人知道这两情相悦的事实,也能由他来控制相处时的分寸。

       这样拖拖拉拉又是一些日子,两人微信聊天不断,孙杨却再也没有提过见面。少年也许是愧于自己的这份邪念,又或许是在与什么怄气吧。

       直至撒贝宁某天没有收到孙杨的消息,那天是少年的比赛,本应期待着他戴着奖牌的照片和求表扬的语音。便上网一搜,“兴奋剂”“违规”五字映入眼帘,一阵哗然。

      撒贝宁这才感觉到了慌,他急着打电话给孙杨,一边订着机票,竟头一次如此冲动的,连夜朝着那住在他心头的少年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告白后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孙杨的寝室。他强硬地打开门,闯入整整两天沉寂于黑暗的孙杨的房间,拉开窗帘,看着缩在床角,眼眶泛红的少年,满腔话语又化为一声长叹,撒贝宁单膝跪在床上,俯下身在少年额上落下一吻,伴着另一声叹,将蜷着的少年半环着拥入怀。半饷才听到身旁传来压抑的哭声,仿佛绝望的幼兽倾诉着自己的不甘。

      清醒后相对是第二天早晨,哭得心累的孙杨和连夜赶来的撒贝宁皆是疲惫,哭完闹完也是一同睡去。清晨撒贝宁睁开眼时,孙杨已是衣装整齐坐在床边,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。

   “撒老师,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撒贝宁半撑起身子,抬头与孙杨对视,却是说着不相干的话,

   “孙杨,你之前说的,喜欢我那事,还算数么?”

      孙杨瞬间瞪大了眼睛,显然是没反应过来,身子微微向前倾,还泛着红的眼里倒映的全是撒贝宁。

    “……当然是……!”

   “那就好,在一起吧。”

   “啊……啊?……”

     看着眼前少年呆愣的样子,倒是真符合了那个孙萌萌的爱称。

     撒贝宁干脆坐起身,这个姿势刚好能揉到孙杨那一头杂毛。

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  下一秒便被扑上来的少年整个压回床里,大个子的少年死死勒着他,头不住的在他脖颈边蹭动着,好似搂着个大型玩偶。

   “撒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 孙杨终于抬起头,嘴唇颤动着,依旧是一脸不可置信。

   “我,我可以亲你么?”

      撒贝宁被这直白弄的老脸一红,到此时终是扭捏了一些,孙杨便低下头,少年的朝气带着满溢而出的感情,对着撒贝宁一口啃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  再之后撒贝宁便陪着孙杨度过了那段低谷,少年有了新晋恋人的支撑,状态比以往更快的恢复了。撒贝宁这时才放心的离开,他看着阳光下在泳池里如龙一般翻滚腾跃的少年,无论是手臂的力量还是肌肤的触感对他而言已经不再是陌生,他望着少年的方向,半眯着眼,竟是露出了一个如少年一般咧嘴笑的朝气勃勃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拖着行李向前走,背后传来一阵水声,再是熟悉的声音的大喊,“撒老师!等我训练完回去再请你喝咖啡!!”

      等到撒贝宁终于被孙杨吃干抹净,扶着老腰感叹年轻真好,再后来电视台请他参加某综艺,甚至有一期请来了他的少年孙杨。

      其实孙杨曾经问过撒贝宁,既然他一直不说喜欢,为什么他出事时却说了呢?孙杨一脸坚定的表示

  “我不要您的可怜!”

    撒贝宁啼笑皆非,扑上去被少年接了个满怀

  “这才是真爱懂不懂?你当时那副样子,真爱能不心疼,能不冲动么?”

     然后搂着孙杨脖子摇晃着脑袋,摆出一副法制节目主持人的嘴脸,说着这才是成年人的成熟思想啊,萌萌你那么年轻怎么懂我的深沉?

     之后成年人便被少年以绝对的身高体型优势抱上床,压在身下,身体力行证明了,在体力方面,年轻的某人的的确确完胜。

     撒贝宁终于被孙杨吃干抹净,扶着老腰感叹年轻真好。 

     再之后孙某人被请上了综艺,前天晚上还被撒贝宁调侃不会追人的他,如今狠狠把撒某人扔进水里。

     虽晚上躲不过一阵卖萌求原谅,但之后能换来春宵一夜也是值了。



     不由得会心一笑,彼时少年不识爱恨,而却识尽愁滋味,却遇一生最心动,也是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
评论(3)

热度(85)